当前位置:wssoft.com搞笑来自上海的挂念
来自上海的挂念
2022-11-24

无私照顾

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,国民党军队大势已去。尤其在华东战场,解放军更是势如破竹,连续打了好几场歼灭战。上海解放指日可待。

詹运斗是国民党某部的一名普通报务员,当时只有17岁。解放军攻打上海时,他不幸左腿中弹,跟报务组失去了联系。形单影只的他眼看突围无望,决定吃掉密码纸,举枪自尽,可扳机还没扣动,就被两名解放军小战士制伏。抱住他胳膊的小战士训斥道:“你为国民党卖命,还要自杀,真是太傻了!”詹运斗抬头看了一眼这名胖乎乎的小战士,之后便别过头默不作声。另一个小战士在旁看着,感觉真有意思,明明一个那么胖,一个那么瘦,神态却很相似。

这两名跟他年龄相仿的小战士见他流血过多无法行走,就找了副担架抬他去见随军医生,但当时条件有限,医生只给他做了止血处理。由于时间紧迫,两个小战士接到命令要立刻赶去和大部队汇合,考虑到上级说受伤的俘虏可以暂时安排在当地百姓家,较胖的小战士负责原地看护詹运斗,较瘦小的那名则去询问当地村民。他见到一位端着洗衣盆的妇女,便小跑上去,道:“大婶,你能不能替我们暂时照看一个伤病俘虏?”老乡犹豫了一下,但当她看到这名小战士的军服后,连忙答应下来。此时来了另一位中年妇女,说道:“宋妹子,你家里不好过,一个人也不方便,还是让他住到我们家吧。”

这户吴姓人家共四口人,老两口和一对儿女:大光和英子。由于在这之前,詹运斗所在的这支国民党军队曾在附近驻扎过,当时疲弱不堪的他们已无力对当地百姓实施暴行,因此这里的老乡才愿意接受解放军交代下来的任务。这户吴姓人家见詹运斗瘦得像根小豆芽,顿时心生怜悯,先是把他安排在堂屋住下,又从邻居那里借来米面,给他增加营养。

詹运斗心里过意不去,老是吵着要走。吴大娘便劝他说:“孩子,你别觉得不好意思。我看你跟我儿子一样大,长得却这么瘦小,我心里难受啊。街坊邻居也都心疼你,你宋姨今天还拿过来两个鸡蛋呢。”詹运斗听得泪水涟涟,话都说不出来。

这天,吴大爷领来一个背着药箱的陌生人,詹运斗吓得赶紧躲起来。吴大娘一把拉住他:“孩子,要是不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,你这条腿就残废了。痛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等你伤好了,大娘再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几个人把詹运斗按住,那位从没有手术经验的医生把刀片在火上烤了一下,就生生从詹运斗腿里把子弹头给拨了出来,詹运斗疼晕了过去。医生又在伤口上涂了些红药水,手术就算结束了。詹运斗醒来的时候,看见吴大娘和宋姨她们正在抹眼泪。

在吴大娘一家人的精心照料下,詹运斗的腿竟奇迹般的保住了,尽管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。

已经快两个月了,詹运斗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。因为他几次看见吴大娘和吴大爷偷偷吃干树叶子,为的就是把粮食省给他。可要是他自己提出来走,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。这天上午,见吴大爷一家都下地干活去了,詹运斗把身上仅有的一块银元掏出来,放在桌子上。临出院门时把羊圈前的那个旧碗揣在了怀里,心想出去后也好有个家什要饭。

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,一路上小心翼翼,饿了讨饭吃,渴了要水喝。这天他刚爬到一个土坡上,前面就响起了枪声。他吓了一跳,正不知如何是好,忽然被人从背后扑倒在地上,紧接着一梭子弹从头顶上飞过。他们滚到一块大岩石后面,慢慢抬起身子。詹运斗这才认出,救自己的竟还是那名胖乎乎的小战士。与此同时,小战士也认出了他,并问他怎么会在这里。詹运斗忙拍了拍自己的伤腿,谎称自己想回老家。小战士说现在那么乱,回家也未必安全,还不如加入我们解放军呢。你看我,打过鬼子,又打国民党,现在已经是侦察班长了,多光荣啊。詹运斗连忙答应。小战士就告诉他去大部队的路怎么走,并把他掩护下山。

其实詹运斗只是应付一下,由于对解放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不了解,怕被清算,所以就没有去解放军那边。后来碰到了一路国民党队伍,就加入进去,之后辗转去了台湾。

台湾归来

时光荏苒,转眼到了80年代,两岸可以通信了。詹运斗先是给吴大娘家写信了解情况,后来又通过各种渠道给吴大娘家寄钱,但是这些钱都被退了回来。吴大娘的儿子大光回信说上海的生活很好,不愁吃穿,不能要他的钱。而吴大娘则催他尽快回来一趟,说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他说。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上海之行一直没能成功。不过在寄钱方面詹运斗却非常执著,仍然坚持寄。这样子的情况持续了七八年。

一直到了80年代末,詹运斗才争取到来大陆探亲的机会。顾不得舟车劳顿,他马不停蹄地来看望吴大娘一家。遗憾的是,吴大娘已经因病去世。他非常难过。

吴大爷家原先的大院已经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新盖的两层小楼,虽然里面的摆设还非常简陋,但毕竟能住人。詹运斗对吴大爷一家是谢了又谢,又从包里拿出一笔钱。吴大爷怎么也不肯收,他指着自家的新房子,问:“你看,我们家在村里也是先富起来的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詹运斗摇了摇头。吴大爷说:“你给我们寄来的钱,我们舍不得花,就想攒着,等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你。可孙子晓光不安分,非要用你那笔钱建个小机械厂,幸好现在已经开始挣钱了。”

詹运斗一听很高兴,说:“这笔钱本来就是给您养老用的,现在开了厂子更好了,就相当于养了只老母鸡,以后有源源不断的鸡蛋可以捡了。”晓光带他参观了机械厂,厂子规模虽不大,但是已经能够生产多种类型的机械。他饶有兴趣地记下了这些机器的型号。

随行的吴大爷几次欲言又止,詹运斗察觉后便问他有什么事。吴大爷反问道:“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住在西边的邻居?”詹运斗想了想,说道:“是宋姨吧?”吴大爷说:“是啊。你不知道,当时我们家里缺吃少穿的,有不少米面都得靠宋姨接济,她还隔三岔五地送几个鸡蛋过来。你……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吗?”

詹运斗摇了摇头。吴大爷说:“当时你身体很虚弱,我们就没有过多地询问你的身世。本来想留你多住些日子,等你好了再说的,谁知道那天等我们回家,发现你已经离开了。我们一个个都快急疯了,尤其是你大娘和宋姨。外面兵荒马乱不说,关键是你的腿还没有好利索,而且你宋姨还有个遗憾。”“什么遗憾?”詹运斗问。吴大爷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:“运斗,我现在问你个问题,你老家是不是在山东泰安那边?”

詹运斗先摇摇头,后又点点头:“我一直是在常州长大的,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。爷爷临终前跟我说了实情,说我是爹娘从山东那一带抱来的,具体情况他也没有多讲。”

吴大爷听完,叹了口气,这才告诉了他一件事。原来,宋姨打第一眼看见詹运斗就感觉很面熟,怀疑他是早年送人的儿子。她本是山东泰安人,当年家乡闹饥荒,她孤身一人外出讨饭,行至这一带时饿晕过去,被好心人收留,后来因为打仗的缘故一直没能回去,就在村子里定居下来。“她本想等你伤好了,再好好跟你打听打听,可没想到你不辞而别……”

“宋姨现在在哪里?”詹运斗焦急地问。吴大爷说:“解放后就回泰安老家了。前些年你给我们写信,知道你还活着,我们高兴得不得了,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,但一直没能联系上。”

詹运斗一听非常失望。吴大爷劝他说:“你先别急。以前你宋姨跟我们聊过关于你的特征,说你右边腋下有两颗黑痣。”詹运斗当即脱掉衣服,果真发现了那两颗黑痣。詹运斗很激动。

随后,詹运斗按照吴大爷提供的信息,跟吴大爷的儿子大光一起去了泰安,在有关部门的热情帮助下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。此时宋姨已经辞世,詹运斗看着母亲以前的照片,悲痛不已。

“兄弟,怎么是你啊?”这句话把詹运斗给问愣了。他抬头望去,眼前的这个人看着面熟,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。“你不认识我了?我以前还救过你呢!我叫王枫桥。”詹运斗这才记起来了,这不就是当年两次救过自己的那个胖胖的小战士吗!在场的人看看这个,又瞧瞧那个,连呼太像了。詹运斗的大姐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,哽咽着说:“当初因为家里穷,父亲就把双胞胎里的一个送给了外乡人。枫桥长到15岁时也加入途经的解放军队伍,参军去了,没想到今天终于团聚。”说罢,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。

这次回大陆,詹运斗收获非常大,他梦想着今后有机会还要回来。多看看,多走走。但一直没有再成行。

了却心愿

岁月如梭,詹运斗已近八十。尽管在台湾也有美满的家庭,但他的思乡之情却越来越浓,况且他还有一桩心愿没有了结。

这几年,两岸关系日渐融洽,各方面的交流日益频繁,詹运斗心想,不能再等下去了!于是以2010年世博会为契机,詹运斗在两个孙子的陪同下再次回到了大陆。让他不敢相信的是,如今的浦东高楼林立,环境优美,发展速度极为惊人!

詹运斗先来到吴家,吴大爷已经作古,大光的身体还很硬朗。晓光的事业顺风顺水,小机械厂已经成了一个大型企业集团。现在晓光已经把大部分实权移交给了自己刚满三十的儿子亿光。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,分厂遍布好几个省,并且遵从爷爷和父亲的愿望,在泰安也设了家分厂。分厂的设立不仅拓宽了生产渠道,还照顾到了詹运斗的家人,现在詹运斗兄弟姐妹家的几个孩子都在这里上班,非常敬业,公司业绩呈上升趋势。

大光陪着詹运斗前往世博展馆游览。看着这片土地上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人民,呈现出一派海纳百川的壮阔之景,詹运斗感慨万千。之后见了晓光和亿光,詹运斗对他们在自己的家乡泰安办厂表示感谢。晓光说:“大伯,我们应该感谢您才是。上次您来的时候,我的厂子才刚刚起步。我们知道,是您回到台湾后帮我们联系了好多客户,虽然您没有说,但是客户都向我们提起过。”

詹运斗摆摆手,说那都不足挂齿,还说自己这次是来负荆请罪的。大光和晓光都疑惑不解地看着他:“您一直这么照顾我们,何罪之有啊?”这时,詹运斗的大孙子伟光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来。

伟光打开盒子,小心揭开一层一层的包装纸,最后露出一只瓷碗。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亿光,他惊呼道:“您这是从哪里买来的?”与此同时,大光和晓光也瞪大了眼睛。

詹运斗问大光:“兄弟,你还认识它吗?”大光不置可否。想了很久,才说:“我们家是有过两只这样的碗,起初也没拿这当回事儿,就随便扔在院子里。九几年的时候晓光从电视上看到,说这好像是文物,就从猪栏里扒拉出来,拿去给专家看,专家当时说这是件稀世珍宝,要我们一定好好保留。可惜只找到了一只,另一只怎么也找不到了。”

詹运斗激动地说:“这就是那一只!幸亏这只碗,让我不致于在路上饿死。找到‘国军’的时候,很多人问我带着它干什么,不如扔了。可是我想把它留作纪念,所以就一直带着到了台湾。直到前年,有个懂文物的朋友在我家看见了这只碗,他说这是元青花瓷中的极品,全世界都不一定找得出第二只。他要我卖给他,开的价格高得离谱,但我没答应。我这次来就是要完成我的心愿,完璧归赵。”

这时,亿光已经从屋里的保险柜里拿出了另外一只碗,放在一起,真是一模一样。

晓光激动地说:“真是历尽劫波,终又团圆。大伯,还真得好好感谢您,要不是您当初把它带走并保留下来,说不定在我们家里也给弄丢了呢。”

在詹运斗的建议下,大光一家决定把这两件绝世珍品捐赠给国家,永久保存。如果有可能,希望这两件文物可以在两岸巡回展出,让华夏子孙共赏中华民族的文明成果。

詹运斗此行还有一项使命,就是受台湾几个商会的委托,帮忙开拓大陆市场。大光和晓光说把这项工作交给亿光就行,年轻人脑子活,见识广。一旁的亿光高兴地说:“好啊,我跟好多公司的高层都很熟,我们也准备成立一个商会呢!以前总是从国外购置东西,以后就优先用我们同胞的产品。有上海这个靠山,有大陆这个市场,台湾同胞的事业定会蒸蒸日上!”

詹运斗感叹道:“这真是炎黄子孙一家亲,血浓于水携手进啊。”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陆小弟)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